秒速飞艇欢迎您!  客服热线:020-22698785
而又勾起了我对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无比崇敬和无

而又勾起了我对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无比崇敬和无

  近日,学友李映华兄授我佳作一本——87岁的范承祚大使的新著《为伟人做翻译》。正好几天大雪我不外出,手捧此书欣喜万分,一口气把它读完,范大使和我的深情厚谊又如阵阵暖流涌上心头,一件件往事又如电影般浮现在眼前。

  我是“文革老三届”下放知识青年,曾在芦村劳动8年,1976年招工到广洋湖运东医院,1979年调县卫生局,1991年宝应县成立文联,调我任秘书长。当年8月范大使的六百首诗集《万里行》由华艺出版社出版,我将此书在宝应文艺界发行(当时还没有文化局),使宝应文化人开始认识了范承祚。1992年初南巡讲线名局级干部成立“宝应经济技术开发区筹备委员会”,沈立德主席任主任,我担任办公室主任,为创办开发区忙得不亦乐乎。但我文联工作两不误,当年出版了《中国荷文化》一书,无偿赠送各单位。1993年我又出版了文史专集《运河明珠宝应》,书的开头就引用了范大使歌咏家乡的诗篇,书中又对他的业绩作了介绍。深秋他回到家乡,县委、县政府请他为宝应作国际形势报告,会后我把《中国荷文化》和《运河明珠宝应》赠送给他,他十分高兴,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见面。经过我们18位同志的不懈努力,年底省政府终于批准宝应经济开发区为正式机构,县委组建新班子,抽调的干部全回原单位,我被调任县政协文史委员会副主任,但开发区许多工作在我手上走不掉,被多留用一年,1994年底才回政协。

  1995年2月23日《人民日报》第十六版(文艺版)头条,发表了我的文史论文《宝应,蒲松龄的第二故乡》。6月底范大使回宝应,特地约我和他见面,夸我两本书写得不错,特别是《中国荷文化》言前人所未言,很有新意。他问我:“世昌,你《人民日报》社有亲戚呀?”我说:“没有呀,我投的玩的。”他说:“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文章比登天还难,你真不简单。”他和我一叙半天,毫无倦意,介绍了他在世界各地的游历情况,我又向他求教写诗的技巧,连续两三天,他一有空就叫我去,像兄长一样向我传授诗的格律、意境和技巧,使我受益匪浅。此后我把他的诗集《万里行》从头到尾诵读三遍,写了一篇读后感《万里风情尽入诗》,在“宝应文史资料”发表,广泛散发到县四套班子、各乡镇和各机关企事业单位,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范大使。

  1996年夏,县文联换届,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仇学程任第二届文联主席,我和邰恂、何开文任副主席。我们以宣传部和文联的名义,编辑了《范承祚的乡情诗》,仇部长亲自作序,我负责编印,在全县散发2000册,让更多的人读到了范大使的诗词,同时也体会到范大使浓浓的爱乡之情。与此同时范大使又出新书,在年底12月北京出版社出版了他的《万里千诗》,厚厚一本,全书554页,收诗一千余首,他自称为“浓缩日记”,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彭冲作了《行万里路,作千首诗》的序言。1997年元旦后他就立即寄了一本给我,我十分感动。学他的诗,写我的诗,在潜移默化中,我可能有了一点长进。

  1999年春,周树怀同志带我寻访到一位当时已90高龄的周国瑞老爷爷,他年轻时曾为泰山殿菩萨妆过几次金,我请他认真回忆详细描述,据此我画出了清代泰山殿的复原图。夏季范大使回来又约我和他见面,我呈上此图请他修改斧正,他认真地看了半晌,说:“基本不错,只是碧霞宫大殿前的台阶应当是八层,我家靠那儿,小时常去玩,记得很清楚。”随后他又向我提及周总理9岁时在宝应,常到八宝亭玩,还向他问过“宝塔根”。我又说多年来我又收集了不少资料,准备把《中国荷文化》充实再版,想请他题个词。他找了一张白纸,当时就用蘸水钢笔一挥而就,为我题下了“文史纵横”四字,2012年新版《中国荷文化》由北京华夏国学出版社出版,我把范大使的题字印在书首。更未想到的是近年县政府重建泰山殿,我画的复原图竟成了建设规划的依据。范大使每次回来,都有县政府和相关单位接待,日程排得满满的。但有时他打电话请我和赵亮中、徐少奎(他的两位同学)到干招陪他吃早饭,海阔天空,畅所欲言,甚至谈到他老年保健的经验,总是给我们以很多的启发。2006年我编写出版了“三民集成”《宝应采风》,2011年又出版了诗集《花木情深》,加上几本画册,我请赵亮中同志帮我转送给了范大使,他很高兴。后来我又为他画了一幅《水乡图》。

  读了范大使的《为伟人做翻译》我有两大感受:第一使我又回到了过去那峥嵘岁月,重见了当年历史的光辉,在后面我将会谈及少年的我是如何追求革命的。第二范大使是新中国的功臣,我县能出范大使这样的人物,是宝应的骄傲。80后的人并不知道过去的历史,解放初世界上分为两大阵营,即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,和以苏联为首的东方社会主义阵营,就是毛主席所说的:“不是西方压倒东方,就是东方压倒西方。”但文革之前赫鲁晓夫上台反对斯大林,中共中央连续发表长篇大论的“九评”,批判苏联成了修正主义,和苏联“老大哥”恼掉了。当时的社会主义小国都是跟着苏联跑的,所以在国际上中国就孤立了。毛主席说: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”只有东欧的“山鹰之国”阿尔巴尼亚和中国友好,打得火热,而作为中阿两国领导人相互交流的翻译官范大使,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,他能直接为毛主席、周总理服务,并得到他们的关怀,这也是他人生的奇遇和无比的幸福。当时的中阿关系极为重要,因为后来就是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尼亚提议让中国进入联合国的,我相信范大使的功绩也将会被永载史册。

  我出生于1948年,1955年入学,中学时代我对“四大台柱”(、、朱德、周恩来)和“十大元帅”无比崇拜,一心想追求革命。1966年夏季开始了,学校停课闹革命,选出了,当时的必须是“红五类”子女,所谓“红五类”就是革命干部、革命军人、工人、贫农、下中农。被管制的“地富反坏右”叫“黑五类”。8月18日毛主席在城楼第一次接见代表。我作为时代的青年,怎能不革命呢?但我的祖父解放前开过小药店,家庭成分被定为“小商”,不是“红五类”,当不了。11月1日我和同学季刚亮、张怀信、齐树辉在氾中开了介绍信,偷偷做好了袖章和红卫队大旗,(因为我们的父母都不是“红五类”),第二天穿上草绿色军装,戴上红袖章,扛起大旗,学习老红军长征精神,参加革命大串联,从宝应出发,步行上北京。

  不论距离长短,我们力争一天跑一个县城。到了山东济南我感冒发高烧,他们就先走了。我休息两天,一个人继续步行北上,最多的一天跑了135里。接待站吃饭不要钱,睡觉在教室或粮库里地上铺些草,学生像小猪一样成排睡,每顿全是两个窝窝头一碗黄芽菜汤,近两个月没有荤吃,跑得像个瘦猴。山东驴子多,河北马车多,到了傍晚学生们实在跑不动了,像小脚女人两脚慢慢挪。农民的马车停下来,把我们往上拉,说:“孩子们跑不动就带你们一段,快上车吧!”可我说:“不能上车,我们要学习红军长征精神,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,坚决革命到底!”两臂伏在马车后杠上,两脚在地上拖都不上车。就是因为我坚持“长征到底”未爬火车,结果没有赶上11月下旬毛主席第八次接见。(这是毛主席最后一次在接见,学生达200万人。)

  但是我的运气还算好,12月16日到北京,总接待站设在农业展览馆,我到江苏省报到,又遇到了氾中高一的同学,晚9时半才集中上了一辆大客车,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小学校,半夜才吃晚饭,在教室地上睡觉。开始有米吃了,也有荤吃了,几天我就胖了起来。17日吃过早饭发两个大馒头当中饭(大多数学生中午不回来),让我们到北大、清华学习革命经验。我不着急去革命,先逛逛街,看看北京市容,长安街两边多为三四层楼,多数地方还是平房,除了新砌的十大建筑没有高楼,但北京的四合院是很有名的。在一个商场橱窗里,见有一只熊掌,标价10元。我在前照了一张像。晚上,接待的小学生给我们每人发一张票,说:“明早不要外出,首长接见。”18日一早大客车把我们送到北京工人体育场,周恩来总理率领10位中央首长接见了我们徒步赴京串联的两万多学生。我们全坐在体育馆中心草坪上,全体坐定后,首长才来到主席台,周总理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,夸赞我们步行的学生继承了红军长征的革命传统,不辞劳苦,勇往直前,值得表扬。他说:“天冷了,为照顾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身体健康,他们就不出来了,由我和十位中央首长接见你们,你们不愧为时代的革命青年,希望你们以后把这种长征精神坚持下去,为祖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献!……”总理的讲话不时被学生们的热烈的掌声打断。此后开进来6辆军用敞篷小轿车,总理在第一辆,后面都是两位首长一辆,他们是陈伯达、康生、、张春桥、姚文元、谭振林、、、李雪峰、吴德,他们全穿军大衣,只有周总理一人穿的是军棉袄,他们绕场一圈,和我们学生近距离见面,都频频向我们挥手致意。这算是文革中继毛主席八次接见以后中央首长最后一次接见了。晚上回到宿舍,大家在兴奋之余,忽听广播说我国又一次核试验成功,个个高兴得欢呼雀跃,唱起革命歌曲来。我欣然命笔,作词一首:

  两万小将,总理接见,欢聚一堂。看闪闪红光,语录挥舞;阵阵彩波,旌旗飘扬。十一首长,亲临广场,总理讲话情意长。尽高呼:“毛主席万岁!”群情激昂。

  徒步三千来京,学红军长征意志强。今京城似锦,丽日融融;人海如潮,喜气洋洋。未见主席,心有余憾,能见总理亦欢畅。晚听得,再次核爆炸,歌声嘹亮。

  19日我到北大抄了一天大字报,20日我又到清华大学抄了一天大字报。21日以后我就游览北京的名胜古迹,到故宫博物院,说是奉周总理命令各馆全部关闭(害怕去“破四旧”),我只看到一个四川美院的泥塑《收租院》展览。到1967年1月4日我身上只剩一元钱,便请接待站为我打返程火车票(不要钱)。带35元出来,买书花了10元钱,25元跑三省混了两个月。1月5日深夜我到了南京,二哥刘士敬是建宁中学老师,第二天他带我去看武斗刚结束的金陵饭店,被子床单挂在电线上,街上铺满了砸碎的锅碗瓢盆和桌椅板凳。玩了几天,看看雨花台,中山陵等,20日回氾水。

  1976年1月8日,惊闻周总理逝世,我悲痛万分,口占一绝:《痛悼周总理》

  7月6日朱德委员长又逝世。7月28日唐山大地震动摇京城,死亡24万,我深感不妙。此后全国闹地震,尽住防震棚。9月9日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,我大哭一场,好像天要塌下来一般。又赋诗一首:《悼念毛主席》

  昔有刘关张,今有毛朱周。虽非同日生,却于一年走。其实非凡人,本为天星降。创建新中国,光同日月留。

  1998年3月5日周总理百年诞辰,我特作《劲节干霄图》以表纪念,画上并题苏东坡句:“根生大地,渴饮甘泉,未出土时先有节;枝横云梦,叶拍苍天,及凌云处总虚心。”2008年3月5日又逢周总理诞辰110周年,全国举行纪念活动,我又赋诗一首:《怀念周总理》

  2004年6月我赴武汉、长沙、张家界,后又参观了湖南省宁乡县花明楼乡炭子冲故里、湘潭县韶山冲毛主席故居和滴水洞,写了一路的诗,现录一首:

  今天因拜读范大使的新著,而又勾起了我对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无比崇敬和无限怀念之情,因而说了上面一些多余的话。范大使能直接为毛主席和周总理作翻译并亲聆教诲,实是三生有幸。而我能成为范大使的小学弟,也是感到非常幸福的,我们的友谊就如一瓶老酒越陈越香,永润心怀。光阴似箭、日月如梭,几十年弹指一挥,历史虽已过去,温暖长存心间。

相关产品推荐

在线客服 :

服务热线:020-22698785

电子邮箱: 秒速飞艇@admin.com

公司地址:广东省汕尾常平镇工业开发区

秒速飞艇 是国内成立最早,规模最大,最专业的中国图书网站之一,同时我们也是一个非营利组织,可以访问数字化内容。互联网档案馆提供书籍,图像,视频和...

友情链接:
替换 Copyright © 2007-2022 秒速飞艇_秒速飞艇官网下注_官网|首页网站地图